段泽轩陈佳(他的白月光太甜啦)最新章节列表_(陈佳段泽轩)他的白月光太甜啦最新小说

小说《他的白月光太甜啦》是网络作者“鹤七凄”写的一本现代言情。以下是《他的白月光太甜啦》内容概括:舌尖刺痛,血腥味在口腔蔓开,他终于停下动作。时晚头发凌乱地在肩上绕了几圈,段泽轩慢条斯理地给她顺好,忽然身下一轻,人被他横抱起。她惊的尖叫一声,环着他的脖子。“不是想知道这是什么吗?”他往时晚刚才问的房间走去,指纹解锁后,入目一张大床,旁边浴室衣帽间都有…

点击阅读全文

长篇现代言情他的白月光太甜啦》,男女主角段泽轩陈佳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鹤七凄”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段泽轩来千灯镇是为了旅游项目的投资这里山水风情皆美极,只是因为古城大多数年轻人都到大城市闯荡,只留下年纪稍大的人守着这里的诗情画意,烟雨朦胧他拿着茶盏轻轻吹着水面的茶叶,微垂着眼帘,举手投足间仪态礼数尽显坐在对面的中年人一直等着,时不时抬头看看他的反应,但每回都是一样的,只能看到他淡漠的侧脸,目光注视着外面,似乎并没有对投资的事情上心男人心中焦灼又忐忑,感觉被吊着,等的额头上皆是密汗过了……

他的白月光太甜啦

他的白月光太甜啦 阅读最新章节

段泽轩捏着她下巴,并不温柔地撬开齿关。

她心下微惊,无处安放的手只能抵着他肩膀。

每回她实在喘不上气了,段泽轩才会退开一会儿。

在浸满爱意的海洋中沉溺。

舌尖刺痛,血腥味在口腔蔓开,他终于停下动作。

时晚头发凌乱地在肩上绕了几圈,段泽轩慢条斯理地给她顺好,忽然身下一轻,人被他横抱起。

她惊的尖叫一声,环着他的脖子。

“不是想知道这是什么吗?”他往时晚刚才问的房间走去,指纹解锁后,入目一张大床,旁边浴室衣帽间都有。

合着这只是他的休息室,还是可以和外面高级小区媲美的精致“样板间”。

时晚被他放到床上,见他抬手把衬衫上的纽扣扯开两颗,随后再次欺身来。

“等等……你这也太、太……”

时晚话说到一半,耳珠被咬了一下。

“太什么?”他的声音哑的不像话,滚烫的气息打在她脖子边上,时晚快受不了了。

时晚回答不了他的话,因为每每想发声,话都被迫咽回喉咙里。

几经挣扎,时晚身上的衣裙已然皱乱。

腹部被碰到的一刻,理智瞬间回笼,她一把推开段泽轩的手,将他的动作硬生生打断。

段泽轩的眼慢慢聚焦,过了很久,帮她把裙子理整齐,一句话没说。

时晚没做好准备。

不是和他发生关系的准备,是没做好让他见到自己肚子上丑陋的伤疤的准备。

他看到,大概能把沈江秋的事情猜的七七八八。

她害怕他因为沈江秋做的龌龊事而嫌弃自己。

她很自私地,想让段泽轩再陪她一会儿。在伤疤被发现前,再多陪一会儿。

“段……”

“对不起。”

想道歉的人同时开口,还是被他抢先一步。时晚慢慢坐起来,顺手将被子往他身上推了推。

“你道什么歉,道歉的应该是我。”

他抬手把人拉进怀里,语气卑微,不应该在他这出现的情绪。

“太久了时晚。”他压着声音,手上的力道收紧,把她禁在怀里。

“八年太久了。”

“我真的,太喜欢你了。”

时晚眼眶一热,顿时红了。

“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还没想好怎么和你说。”

他嗯了一声,亲了亲她耳朵:“今晚别走了,就在这好不好?”

时晚推了他一下:“明天还要去上课……”

“正好能叫你起床。”

“……”

最后时晚留下了,她没想到段泽轩的衣柜里已经分了一半给她,里面挂了几件新衣服,早都备好了。

为了避免一起上床的尴尬,时晚先洗完澡后便爬上床,盖上被子自我催眠。

不就是旁边躺个人吗?

当他是林梨好了。

多大个人了,这点小风浪都经不住吗?

房间的光线偏暗,段泽轩在浴室里洗了20分钟,出来的时候看到她已经缩在被子里睡了,无声地弯了弯嘴角。

她竟然真的在别人出来之前就睡着了,她还担心自己会因为不适应而失眠。笑死,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

早上起来,迷迷糊糊地听到段泽轩打电话。

“……她醒了我会让她联系你。”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睡衣领口歪向一边,露出一侧的锁骨。

“谁啊……”她刚起床鼻音很重,坐在床上看着放下手机的人。

段泽轩穿着白衬衫西装裤,看着已经醒很久了。他倒了一杯温水,拿过去递给她,语气自然地回答:“你经纪人。”

“噗——”

时晚不小心把水呛出来,顾不上擦干净衣服,跳下床赤脚跑到一旁的桌子边,打开微信,果然看到三条信息。

——[你不在自己家?]

——[不是跟你说过事业上升期最忌讳恋爱?]

——[不是才和段总传的沸沸扬扬,怎么又和别人搭上了?尽早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时晚生无可恋地看着信息,已经开始代入陈佳视角。

这个丫头怎么脚踏两条船不守女德呢?

看不出来她时晚是个这么花心的人。

当初是瞎了眼签她。

……

段泽轩从后面走来,抽了张纸巾把她睡衣上的水渍擦干净,耳边听到她委屈又绝望的控诉。

“我现在被佳姐当成不守女德的渣女了!!”

段泽轩不以为意,没正形地把一旁的领带拿在手上,自己打上:“需要我去澄清吗?”

“不需要!”她斩钉截铁地谢绝他的好意。

时晚再不清醒,也不会让他再做类似于澄清之类的事,他那条微博还挂着,转赞评都是100w+。一天不删,她和段泽轩数目庞大的cp粉就不解散,他就还在默认自己追时晚这件事。

段泽轩被她的应激反应逗笑了,“知道了,快去洗漱。”

她换好衣服,和段泽轩一起下楼。出电梯的时候正巧和周诚碰面,时晚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他看他们两人的眼神。

像什么呢?

像发现自己跟着的太监掌印,其实是个功能结构完好的人,不仅如此,还光明正大地带着女人四处走的程度。

虽然比喻很不恰当,但描述周诚的一脸复杂,很贴切了。

公司里的人不敢乱拍,所以时晚来这里的事不会泄露。段泽轩待要开会,但还是不紧不慢地开车送她去宣大。

校门口人多也杂,段泽轩没有停很久。但是还是不少同学注意到了,美女老师时晚搭连号车牌豪车去学校的事情,很快在学校的表白墙炸开。

上次苏晴提过后,时晚自己也加了校墙。面对这些消息,她力不从心,只能看两眼而疲于应对。

突然想起那个小粉丝女生的话,她又不是idol,不靠脸吃饭,只是个普通人,谈个恋爱怎么了。

于人来人往中穿梭,时晚终于到教室,准时给学生上课。

走廊里传出时晚示范的琴声,也是这个班同学们的专属“起床铃”,一片欢笑声中,三堂课飞快度过。

与此同时,教研室里来了位旁人请都请不动的贵客,张院长陪着笑,面前的人西装革履,文质彬彬。

桌上文件被翻开几页,清晰地用大写数字落下一笔巨额。

是用于投资宣大艺术学院“新星计划”的资金,也是托他特别关照女儿的“奖”金。

小说《他的白月光太甜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5月26日 pm5:44
下一篇 2023年5月26日 pm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