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完整版小京官之女养家日常(苏若锦苏安之)_小京官之女养家日常(苏若锦苏安之)在线免费小说

以穿越重生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小京官之女养家日常》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苏若锦”大大创作,苏若锦苏安之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迷迷乎乎之间,苏若锦胎穿成了大胤朝汴京城内正八品国子监博士长女,眼瞅着她娘生了大弟又添小弟,小小公务员之家日子从拮据变成了借钱渡日。六岁小当家站小凳,够灶台,吃着上顿愁下顿,这可怎么过?不怕……不怕……生活在超级大都市汴京城,城市繁荣商业发达,带着千年之后的美食而来,难道还能被饿死?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国子监、三省五监九寺,公务员聚集之地,哪个不要吃早饭,那咱就从早食摊子干……

点击阅读全文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小京官之女养家日常》,是以苏若锦苏安之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苏若锦”,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苏若锦暗叹,要不是她调教董妈妈的做菜手艺,前个房东何置于眼馋董妈妈的手艺,硬是不要晚付的三个月房租非把人留下来。真是作孽哟!苏言礼一门心思都在妻子儿女身上,连六岁女儿做的美味晚饭都忽略了,放下筷子,想了想,只好无奈道,“行,书同,以后上值我也不要你送了,你就跟着阿锦,她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好咧…

小京官之女养家日常

小京官之女养家日常 阅读精彩章节

“你小呢!”苏言礼一边愁怅妻子月子怎么做,一边想办法:“要不明天我去把董妈妈带回来?”

苏若锦提醒:“爹,不是我舍不得桌上的七两银子,实在是房东就想抢了我们家的董妈妈,就算你明天去,她也有办法让你带不走董妈妈。”

苏言礼一介士子还真没办法跟泼妇人抢人,气的太阳穴疼。

苏若锦暗叹,要不是她调教董妈妈的做菜手艺,前个房东何置于眼馋董妈妈的手艺,硬是不要晚付的三个月房租非把人留下来。

真是作孽哟!

苏言礼一门心思都在妻子儿女身上,连六岁女儿做的美味晚饭都忽略了,放下筷子,想了想,只好无奈道,“行,书同,以后上值我也不要你送了,你就跟着阿锦,她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好咧。”书同高兴的收拾桌上的碗筷,自从今天赚了八两,他现在看二娘子就是招财小童子,笑的眼不缝,心道,要是明天一不小心再赚个八两,岂不是他就有月银拿了?

想想就高兴。

娘做月子,爹又终于松口,苏若锦终于如愿当家了。

原本家里没钱,洗三就自家关上门相征性的办一下,现在有银子了,至少得让周围邻居知道吧,毕竟是喜事。

六岁的小当家,第二天就带书同买了鸡蛋染了红色,给左邻右舍报喜,告诉众人明天她小弟洗三,请大家光临寒舍。

古代洗三很讲究,但苏家刚搬到这里半年不到,又没什么亲戚,苏若锦问了接生婆马婆子,就按最简单的流程走。

一个苏家确实没钱置办那么丰富,二个现在是冬天,天冷的要死,为了小弟身体着想,苏若锦也不想大办,意思一下就行了。

节俭节俭,仍旧花出去了近二两银子,可把苏若锦心疼死了。

席面的食材都买回来了,谁做呢?苏若锦现在可是实实在在的六岁小童,还真没力气治出一桌席面。

书同发愁:“要不到牙行里请个置席面的婆子?”

苏若锦摇摇头:“不用。”

“你想请左邻右舍大婶大娘帮忙?”

苏若锦再次摇头:“人家过来看看我娘跟小弟就是给面子了,那还能让人家动手做饭。”

“那怎么办?”以前主人生孩子,治席面的都是董妈妈,现在董妈妈被人霸占,书同一个大小伙也不知道怎么办。

苏若锦狡黠一笑,“跟我走。”

一直到以前租房的地方,书同才明白,“你要带董妈妈回来做席面?”

“是啊!”

“咦,前天晚上你还对大人说徐婆子赖泼不会放人呢,咋今天又来带人?”

苏若锦一脸神秘道,“这你就不懂了吧!”他爹一个国子监的夫子怎么好意思跟婆子扯掰这些琐事,但她就不同了,再说,她可是吃准了徐婆子什么德性才有把握过来带人的。

小丫头眉眼俱动,神气活现。

书同:……

小主人咋像个狡猾的小狐狸呢?

前房东徐婆子看到苏若锦,马上跟刺猬一样张开浑身剌,横眉竖眼,“赶紧怎么来怎么去……”对着白玉粉嫩的小娃子,肥圆的徐婆子算是口上积德了,没骂的难听。

苏若锦咧嘴一笑,眉眼弯弯,跟观音坐下的小童子一样,“大娘,我娘生了小弟,今天洗三要做席面……”

“走走……”果然如她猜的那样,要把董婆子捞回家做席面,徐婆子才不肯放人。

苏若锦直接上杀手锏:“我娘说要教董妈妈两个新菜式。”

新菜啊!

徐婆子肥肥圆圆可不是平白无辜长出一身肉的,那可是好吃的结果,一听有新菜式,被脸颊肥肉挤成了一条缝的双眼,嘀里咕噜的转了好几圈,刚才还紧横的脸瞬间像绽了朵花,“哎哟喂,苏夫人又喜得一儿啊,恭喜恭喜,不就是回去做一顿中午席嘛,那有什么的,去吧,赶紧去吧。”

董妈妈一直小心翼翼的站在僻角,听到房东终于松口,高兴的双手一抹围裙,连忙跑到小主人跟前,“二娘子……”喜的就差流眼泪。

苏若锦伸出小手拉住她,“妈妈,咱们走吧。”

“哎。”

还是小主人有办法啊!居然三言两语就把人带回来了,书同高兴的跟上去。

徐肥婆子站在院门口,盯着三人背影久久没动。

苏言礼在京中没有亲人,来的只有相熟的同僚,程迎珍那边有亲人,但她是庶子生的庶女,在伯府根本没有存在感,每年她也就过年前两天带些礼从侧门进去看看她姨娘,其它没有任何走动,就跟孤儿寡母似的。

亲戚少就少,苏若锦无所谓,他爹招呼男客正堂里坐,她就带女眷进罩房看她娘,看了一眼后就把人迎出来带到厢房吃茶,一直到中午请大家吃个中午饭。

苏父同僚来了三家,都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前天晚上苏父去借钱有的真在外面,有的让娘子出面回了没钱,原本他们今天也想找借口不来的,结果苏言礼说家里置了席,让人一定要到。

置席?岂不是借到钱了?他们相互问了,都不是对方借的,难道又是范大人?

不知谁看出来了,每当苏言礼问范大人借到钱,那么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品升一级。

姓苏的再升,可就是从七品国子监主薄啦,这可是掌国子实务的职务,在国子监里任职的人就没有不想此职的。

他们今天来不是给苏言礼面子,而是来探他虚实的,此人做学问还可以,可实务之事上嘛……没看出有什么本事啊!

范大人为什么借钱给他、又为何给他升职,他们究竟什么关系?

与苏言礼一起工作七八年的同僚还真没搞懂。

三个同僚没闲着打听,他们的妻子当然更没闲着,程迎珍虚弱没力气,她们紧跟苏若锦,进厢房吃茶时,左一句右一句打听的热闹极了。

苏若锦面上就是一个六岁的小娘子装乖卖傻听不懂,事实上,她爹也确实没从范大人哪里借到银子,也就意味着他爹最近不会升官。

八品与七品,看似相差两级,实际上有一个质的变化,明面上九品以下的胥吏不入流,实际上八品以下的小官也入流不到哪,八与七就是做官的第一个分水岭。

小说《小京官之女养家日常》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14日 am1:11
下一篇 2024年4月14日 am1:12